人社部為150萬農民工
  追回108億元被欠工資
  據新華社消息,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1月20日宣佈了在全國組織開展的農民工工資支付情況專項檢查結果,截至今年1月15日,這次專項檢查共為150.29萬農民工補發被拖欠工資及賠償金108.87億元。此次專項檢查共檢查用人單位50.14萬戶,涉及農民工2223.86萬人。
  檢查結果顯示,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主要集中在建築施工企業。另外,租賃經營企業成為欠薪逃匿案件新的風險源。
  【點評】:108億元,這個數字讓我們看到了有關部門的努力,但也不由得心頭一緊。年底有關部門的專項行動總能“收穫頗豐”,而正是這“頗豐”的收穫,讓我們看到被欠薪的農民工人數之眾、涉及金額之巨。更何況,除了這些拿回欠薪的農民工,還有多少農民工是還沒討回血汗錢的?
  年年追、年年欠。欠薪屢禁不絕,病根到底在哪裡?為農民工追薪,政府部門不可謂不用力,但病根似乎一直難除,在建築領域,項目工程層層分包、工程款難以到位等老問題依舊存在,不但如此,租賃經營企業又成為欠薪逃匿案件新的風險源。解決欠薪這個老大難問題,政府部門應該好好動動心思,與其“馬後炮”,不如防患於未然。
  “殺馬特”是種城市病?
  近日,《齊魯晚報》刊發了一組流水線上的“90後”的攝影圖片,圖片展示出一群新生代農民工頂著五顏六色的長髮,化著艷麗的濃妝,搭配著稀奇古怪的衣服和飾品。這種另類甚至怪誕的形象被貼上了一個充滿歧視味道的標簽——“殺馬特”(英文音譯,意為時尚、時髦)。
  該報分析稱,“殺馬特”們多是“農民工子弟”,偌大的城市生活和文化排斥了他們的父輩,並再一次將厚厚的隔膜矗立在他們面前。農村故鄉,他們無法回去;新鮮城市,他們難以立足。所以他們選擇了用誇張的形象和放縱的行為來釋放,來標新立異。
  【點評】:“殺馬特”這種有別於主流文化的青年亞文化現象表現出的誇張和另類確實與主流文化格格不入。但在其乖張怪誕的自我呈現方式背後掩藏的卻是新生代農民工在文化和自我認同上的困惑與迷茫。
  經濟上的貧困、教育上的缺失,一系列窘迫的生存現實將他們阻隔在城市邊緣,而對生活及未來的美好願望和強烈衝動促使他們盡可能地向城市化、現代化的生活方式靠近。“殺馬特”們努力構建一個自己心目中理解的城市人形象,然而,他們越是努力,越是被認為“土”。這個弱勢群體在精神文化層面的艱辛與無奈,應當得到城市的包容、理解與引導。
  農民工撿硬幣兩個月
  攢夠一張回鄉火車票
  近日,一組新聞圖片引起人們的關註。圖片主人翁尹大倫,去年6月懷著“打工掙錢”的想法前往福建古田,但因交不起5000元押金,第二天就被工廠趕了出來。身上只有6.2元的他,試圖沿著公路,徒步走回重慶,在接下來近5個月的時間,他從古田步行流浪到屏南、政和、建甌、福清、莆田等9個縣市。
  去年11月9日,他輾轉來到福州火車站。從那天開始,他“住”在火車站,吃旅客吃剩的食物,撿大家遺落的1角、5角硬幣,終於在兩個多月時間里,他攢夠了錢,成功買到了一張價值224元、1月29日從福州開往重慶北的無座火車票。
  【點評】:這是一個心酸的故事,尹大倫懷著簡單的願望踏上打工路,但在廠家違背勞動法規收取押金的行為面前,根本無力抗爭。這也是一個讓人憤怒的故事,尹大倫說,直到現在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工廠要他交這些押金,被趕出來後“不想,也不敢找別人幫助”,“也不知道要相信誰”。性格內向的尹大倫沒有做任何抗爭而放棄自己的權益,如何讓人不怒?學會運用法律武器保護自己的正當權益,並不是一句空話。法律意識的培養,自身素質的提高,這都需要農民工從自身做起。
  同時,個人的不幸也折射出有關法律制度的不完善。性格內向、自動放棄不應成為尹大倫不受法律保護的原因,更不能讓違法的企業囂張於法外。
  (點評:北夢原)
  (原標題:一周大小事)
創作者介紹

fishing

mq46mqmbe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